主页 > N猫生活 >是忧郁症还是ADHD?正确诊断才能帮助真正需要的人 >

是忧郁症还是ADHD?正确诊断才能帮助真正需要的人

2020-07-15 13:02 来源:http://www.msc739.com 栏目:N猫生活

近日传出一位才华洋溢的年轻女作家离世消息,网友纷纷表示哀悼。该位作家被诊断为重度忧郁症患者,长年服用药物。其父母亦对女儿的过世发出公开声明,令人对于这个消息同感悲痛。

但悲痛的是,除了「自杀不能解决问题」这种无法解决自杀问题的标语,和网路上各种劝世取暖文之外,我们明明还有选项可以避免这些无助的人最后走上轻生一途,但为什幺我们没有这幺做?

「充满创造力、才华洋溢、思考独特」、「拥有大家都肯定的优异表现,却在学业本身屡屡遭遇困难」、「曾被诊断出重度忧郁症」,这是我们在网路上所能认识到,关于这位年轻女作家一生的部分描述。但这边也想提出一个假设,上述的描写是否有可能是典型注意力缺失过动症患者(Attention Deficit/Hyperactivity Disorder,AD/HD)的人生轨迹呢?

什幺是注意力缺失过动症(ADHD)?

ADHD患者在台湾又被称为过动儿,由于社会风气对就诊求助的观感不佳,往往因为担心孩子被汙名化或被标籤,因此台湾有ADHD特质的人口虽然高达三十万以上,当中却仅有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寻求专业协助。

这跟今天谈到的忧郁症有什幺关係?

作者本身在21岁那年被诊断为重度忧郁症,自那时起长达4年时间服用忧郁症药物配合心理谘商治疗,前前后后寻求至少四位医师及三位心理谘商师协助。

忧郁症药物让我变得对外界刺激麻木无感、白天疲累却又无法休息,晚上需要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,但我的生活情况仍然没有好转。仍然日日夜夜被轻生的念头萦绕,甚至无助绝望到瞒着家人偷偷买一包木炭放在床头柜,心想这样绝望的日子再继续下去,这包木炭总有一天会用到。

直到25岁那一年,情况严重到实在无法再继续完成学业,但又不甘心这样的自己在这幺多人的关爱和支持下,竟然只能带着消极绝望的态度过活?当时念头一转,试着不去审视自己的情绪和身体状态如何,而是观察自己的生活有哪些问题(难以完成作业、难以专注……),在网路上透过这些关键字搜寻,这辈子才第一次认识什幺叫ADHD。  

事实就是,曾经在无数个夜晚被自我残伐的想像折磨、甚至动念轻生的我,居然是被至少四位医师和三位心理谘商师误诊,或错待为重度忧郁症的注意力缺失症患者。

虽然我只是一名学生,不敢质疑医师和心理谘商师的专业判断,但我持续研读ADHD相关书籍,也上网查找国外大量研究论文。最后从《分心不是我的错》一书、Timothy J. Legg博士在〈ADHD and Depression: What's the Link?〉以及无数其他文献发现到,欧美早已有数十年的研究结论表明:注意力缺失症患者,如果没有在孩童时期及早被发现,成长过程往往会因为注意力缺失特质而在家庭关係、人际交往、学业成就和个人生活上累积挫折感,长期接收负面情绪和失败经验,最后极有可能得到重度忧郁症,甚至走上轻生的悲剧。

充满创造力、才华洋溢、思考独特,在学业外拥有大家都肯定的优异表现,却在学业本身屡屡遭遇困难、曾被诊断出重度忧郁症,这是大家部分知道的她。但这位女作家真的是重度忧郁症患者吗?还是可能被误诊、其实是台湾社会长期忽视的注意力缺失症患者?她有没有可能像我一样,是长年被误诊为忧郁症的注意力缺失症患者?像我一样被无数次轻生念头折磨?

关于这些,我们已经没办法找出答案,而我们不愿意再见到这样的悲剧发生。

防範悲剧的发生

那幺,在防範自杀这件事情上,我们还可以做什幺?

就个人对注意力缺失症、重度忧郁症等症状的认识,每一个人在面对忧郁症患者时,如果能够保留「有没有可能其实是注意力缺失症?」的假设,并鼓励患者进行一连串严谨专业的医学诊断,最后有可能会发现,患者需要的不是忧郁症药物治疗,而是针对注意力缺失症所导致生活不同面向的重大损失。

由此认识开始,重启建构生活的计画、教导患者重新看待自己过往的负面经验,鼓励患者在生活当中,透过简单的目标一步一步累积信心、必要时配合药物治疗。更重要的是让患者身边的重要他人,能够理解这个症状带给患者的困难,用适当的方式带领患者一步步找回健康。这样一来,忧郁症状可能获得改善,忧郁相关的悲剧,也许可以不必发生。

医师和心理师的判断或许不一定正确,而这不一定是他们专业知能的缺乏,而是整体社会对ADHD的轻忽,导致患者本身遭遇问题时也难以向医师、心理师详实描述,让他们联想到ADHD的可能性。

试想,我们看医生的时候,会向医生说我常常迟到、作业常常没交、忘东忘西、被家人责怪,因此来向医生求助吗?台湾民众普遍不认识ADHD,所以不会提供这些生活描述。但每个人都知道什幺是情绪低落、忧郁、想自杀,所以会向医生说出这些字眼,而医生可能就根据这些字眼判断面前这一位求助的对象,对于ADHD患者的误诊往往由此发生。

台湾各个教育阶段从来没有出现一个环节告诉大家,在情绪低落、失去兴趣、轻生念头的背后,除了可能是忧郁症以外,还有可能是因为注意力缺失特质带给你的挫折,所累积而产生的负面情绪。

减少悲剧的发生

我的朋友不希望我在这位被认为罹患重度忧郁症的年轻作家议题上,妄下「她可能是被误诊为忧郁症的ADHD患者」的假设。

我的朋友担心这样的假设,会让无数忧心忡忡的家长更加焦虑,把更多的孩子带去找医生,吃更多药,受更多副作用折磨,更多更多其实不见得会发生的可怕想像。

就算是因为提升了对ADHD的认识和觉察能力,促使更多家长带孩子去找医生问诊,拿这个可能性去比较现况下台湾社会对ADHD正确观念的轻忽,和三十万ADHD人口权益的漠视,导致当中许多人在成长阶段遭遇挫折,而不知如何求助,最后不幸发生,孰轻?孰重?

比起我的朋友,在这些讨论上,我显得有些激动,为什幺?因为我痛过啊。

因为我体会过身为ADHD却不自知如何求助,而最终导致被退学、休学的难堪经验,被家人责难、被朋友误解,最终失去对自我价值的肯定,甚至得到重度忧郁症,每天被轻生的念头弄得无法下床出门,生不如死的感受啊。

为什幺大部分人这幺害怕孩子被带去给医生诊断,却不害怕ADHD未被发现而被忧郁症折磨呢?

这个议题在台湾仍充满争议性,我无意消费任何人,只因为我相信如果这个世界上除了轻生,还有另一种选项,可以将这些深陷忧郁无助的人从绝望中释放,那我应该大声说出来让大家知道。

我就应该要让台湾社会知道,这些人其实可能是有救的,不应该轻忽拯救他们的可能。不要让台湾社会对精神疾病的无知和无谓想像,夺去挽回悲剧、救人一命的机会。

补充

台湾民众对这个症状普遍有两个误解:

一、如果没有过动行为就不是注意力缺失过动症事实是,也有看起来乖巧安静守秩序、但内在分心严重、思绪飞腾的ADHD,因为没有过动特徵(Hyperactivity),在医学上又称这群人为ADD注意力缺失症患者。这些人同样因为ADHD特质而在生活当中处处遇到困难,但他们却不被发现因而无从得到协助。

二、成绩好怎幺可能是ADHD,ADHD不是不能专心吗?其实不然,注意力涣散和高度专注都是ADHD患者会表现出来的特质,关键在于他们难以控制自己的专注力。尤其在缺乏动机和枯燥乏味的事情上,往往会凸显出他们的分心问题。国外有像哈洛威尔博士(Dr. Hallowell)身为ADHD进入哈佛成为医师的例子,台湾也有吴沁婕老师身为ADHD考上台大。所以ADHD不是不能专注,不能透过一个人能够专注就断定他不是ADHD。


相关文章

申博游戏客户端|生活需要记录|互联网发展网站|提供最权威的购物指南|网站地图 申博sunber 申博私网放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