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N猫生活 >《台湾老店》蛋糕里的俄国贵族返乡路明星咖啡 >

《台湾老店》蛋糕里的俄国贵族返乡路明星咖啡

2020-06-10 17:31 来源:http://www.msc739.com 栏目:N猫生活
《台湾老店》蛋糕里的俄国贵族返乡路明星咖啡过去Elsner会天天到明星的老位置喝咖啡,而今,交棒后的简锦锥也延续这习惯。

「明星咖啡」老闆简锦锥还是坐在2楼的老位子上,最靠近冰柜、吧檯的角落。

自从12年前明星二楼咖啡厅复业消息为媒体报导,后来又有《武昌街一段七号:他和明星咖啡厅的故事》一书出版,简锦锥与George Elsner等六个俄罗斯人合伙开店的种种跃然纸上;加上早年周梦蝶在楼下摆「孤独国」书报摊,黄春明、林怀民等作家成名前曾在此创作,瞬间,这间充满俄罗斯风情的咖啡厅再度成为各方朝圣的文艺沙龙。

有人专门来品尝蒋经国的夫人蒋方良爱吃的罗宋汤,也有人想坐坐周梦蝶的老位置,还有人来感受复古情怀。当然,融合砂糖、奶油、胶质、核桃而成的招牌俄罗斯软糖以及核桃比糕多的核桃糕,也是吸引客人特地登门的主因。

近2年,热潮褪去,朝圣者少了,明星咖啡回到日常。生意不算鼎沸,也不冷清;来的多半是中熟年老客人,偶尔还有些外国背包客带着报导找上门。

不过,简锦锥的习惯没有改变。儘管已交棒给女儿简静惠经营,每天下午2、3点,他总会穿着整齐的西装,坐在老位置上。他喝自家咖啡67年,改不了,女儿交代不能让85岁的他喝太多咖啡,服务生只好减量处理,外加一杯据说可以养生的热柠檬水。

他可能是受到亦父亦友的俄国合伙人Elsner影响,他说:「Elsner往生前中风7次,一出院就搭公车到明星,一步步沿着阶梯爬到二楼靠窗的老位置。」只是当时客人都不知这老外是谁,「有次他在明星二楼厕所昏倒,被作家黄春明发现送医,黄也不知道这白俄人就是明星的创办人。」

儘管买的人已经很少,明星仍每年製作欧式圣诞糕,为的是要带到墓园让已经往生的创办人Elsner尝尝家乡味。(750元/2磅,需预订)

就好像,客人多半知道明星有蒋方良爱吃的俄罗斯软糖和罗宋汤,却甚少知道每每靠近复活节和耶诞节,店里的糕点师傅就会特地製作一款特别的欧式耶诞糕。简锦锥说:「这款蛋糕其实接近麵包,麵体比较结实,布满果乾、核桃、葡萄乾等等,俄国等欧洲人会在节庆吃,就好像台湾人在端午节吃粽子、冬至吃汤圆一样。」

知道的人不多,当然卖不好,可是简锦锥坚持年年製作,因为那是他年年去北投稻香路的墓园探望Elsner时,必备的「伴手礼」。

「出身俄国贵族的Elsner原是沙皇尼古拉二世侍卫长,却遇到俄国共产党革命,目睹末代沙皇被杀;一路从西伯利亚流亡到上海,1949年中国又沦陷,只好辗转来到台湾。」简锦锥笑说,年纪大了,越是记得往事,「当年他到哥哥的特产店买拐杖,我因自修英文《圣经》,是店里少数能说几句英文的人,所以往后他和一些老外都会来找我帮忙。」

Elsner在早期的明星咖啡前合影,他对明星感情极深,晚年虽中风多次,但只要出院就还是会到明星。(明星咖啡提供)

他笑:「我的英文名也是Elsner取的。」当时正处「反共抗俄」时期,简家人怕他与俄国人走太近会惹祸上身,每次Elsner来找他,家人都用台语回:「阿锥抹治ㄟ」(阿锥不在家)。「久了,他还以为我有个俄国风的名字『Archiybold』,也叫我『Archi』。」

简锦锥待Elsner如父,常带Elsner和家人在台湾到处旅行。(明星咖啡提供)

由于Elsner的牵线,让18岁的简锦锥靠着帮美国飞虎队翻修旧房子赚到资金,进而成为明星的合伙股东。他说:「当时我赚了1,000美元,想分500元给他,他却不收,直说这是我的本事。」这段对话,始终放在简锦锥心底,促使2人结成忘年之交,也让简锦锥喊Elsner一辈子的「Uncle」。

后来,明星其他俄罗斯股东纷纷拆伙并移居海外,留简锦锥独自经营,仅Elsner因不够资金到美国与女友相会,也回不去当时由共产党统治的俄国,最终落得「无国籍人」的窘境,必须靠简锦锥以明星员工名义帮忙申请台湾的工作和居留权。

经历俄国政变的Elsner出身俄国贵族,却因政变流亡一生,也被视为无国籍人,无法返回俄国成终身遗憾。(明星咖啡提供)

简锦锥说:「Uncle太想家了,原本会说英文、法文、西班牙文,但生前最后的日子变得只会说俄语,甚至曾听到清水沟的圆锹声,以为是北国的刬雪声,硬是从病榻上跌撞走到马路上。」

简锦锥不仅将Elsner接到家里住,照顾到他往生,也于他往生后的30多年间,年年在复活节和耶诞节上山扫墓。「虽然Uncle生前要我只去看他3年,但我从50多岁去到现在,上山的路很陡、阶梯又多,沿路常有野狗突然追出来,但想到他一个人孤伶伶在台湾,不去看看,总是放不下。」

2010年8月,简锦锥已经79岁,还是在女儿简静惠和孙子李柏雄、李柏毅的陪同下,带着Elsner的照片回到俄罗斯。不巧,遇上森林大火,连续十多天俄罗斯天空垄罩在黑色烟雾中,简锦锥却坚持左手戴着自己的手錶、右手戴着Elsner的手錶,前往圣彼得堡一处教堂,并在教堂里祷告:「Uncle,go back home.Go back to God ’s side.」

回台后隔几天,简锦锥因呼吸道感染而休克,虽经电击后救回一命,却在加护病房住了半个月,醒来后,迷迷糊糊说道:「Uncle应该回到家了。」

2010年简锦锥(右)在女儿和外孙李柏毅(左)的陪同下,将Elsner的照片送回故乡。(明星咖啡提供)

女儿简静惠每谈这段就眼眶泛红:「以前我不懂父亲为何这幺执着,后来才知道他一生都很感念Mr.Elsner开启他的事业,给他不一样的人生。为这份恩情,他很想在有生之年送Mr.Elsner回家。」

父母惜情加上年迈,是留学美国的简静惠愿意返台接手的原因。她含泪带笑:「我要回来时,很多人都说我疯了,满街都是咖啡厅,我却还要回去接咖啡厅?」

简静惠的儿子李柏毅有自闭症,在美国有特殊教育的老师,回到台湾必须一切重来。但她很清楚,「我慢慢懂得在父亲心里,这间咖啡厅不只在于赚不赚钱,更重要的是那些美好过去。」

父女俩也不是没有冲突。过去几十年,一楼麵包糕点的配方都是由简锦锥亲自调配,再让师傅隔天使用。但简静惠不愿父亲太累,坚持将配方教给师傅,理由是「没有永远的祕方,只有永远的品质」。

Elsner死后长眠于北投山上,前二年俄国在台协会得知他的故事,特地请神父前往为他祷告。(明星咖啡提供)

磨合中,简静惠除了和师傅开发出火龙果、蔓越莓口味的俄罗斯软糖,也将具高度绘画天分的画家儿子李柏毅作品应用进包装中,于是,复古的明星又多了豔丽、大胆的现代色彩。

一楼的糕点厨房里,还是有一个简锦锥的老位子。

师傅製作时,他也坐在旁边看,师傅一离开,他捏起一小块偷偷塞进嘴里,「我女儿说这是火龙果口味,我其实很担心坏了Uncle时代的味道,还好吃起来满搭的。」他偷看了一眼柜檯的女儿,顽皮灵精的眼神彷彿当年那个18岁的青年。


相关文章

申博游戏客户端|生活需要记录|互联网发展网站|提供最权威的购物指南|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官网 sunbet游戏登录口